- R o t a t e -
關於部落格
搬遷→http://kamelot96.blog126.fc2.com/(敖王中心)詳日記
  • 165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終極一班,亞雨】冬雨,The rain in Winter.


  
  
  台灣北部冬天是潮濕的季節。
  驟降的氣溫與刺骨的風,時不時還配上一場冰凍大地的雨。
  
  ──是個濕冷的季節。
  
  
  *
  
  
  兩三滴雨從灰階的寒的天空受地心引力墜落,接著像是約好,唏哩嘩啦牽成銀線,像是大地與天空的拔河,雨即是繩。
  
  有些人早早把預備好的摺疊傘打開,打攪天與地的比賽;有些人豪邁的以單薄的身影對抗水作的絲;有些人尋找著有準備傘具的同伴;有些人坐在走廊上等雨停……丁小雨背起書包抬眼看向窗外的雨勢。
  
  王亞瑟也收起莎士比亞看向窗外。
  
  
  *
  
  
  雨,是水銀色的祝福。
  是神給世界的洗淨日,祂就躲藏在灰色雲雨中的源頭。

  
  
  *
  
  
  望著像是黑白照片的天空,王亞瑟只感到一陣煩悶。看向沒帶雨傘的丁小雨,走向前詢問,「小雨,你怎麼回去?」
  
  「和它們一起走。」丁小雨將視線移開窗外,收起目光,踏出終極一班的教室大門。王亞瑟跟在他身後。
  
  「雨很大,淋雨會很容易感冒。」
  
  王亞瑟拿出手機打算要叫人開車順道載丁小雨回家,丁小雨只是笑著跟他說。
  
  
  
  「既然是雨,又何必躲雨。」
  
  
  
  不是疑問句。
  
  王亞瑟看著他,輕輕的笑出聲音。
  
  
  *
  
  
  雨中即景。
  
  
  水珠彈跳在肩膀上、書包上、臉上,濕潤的水滴在身上與空氣接觸,產生了吸熱作用的化學變化,雨中的丁小雨哼著鋼琴小調。
  而王亞瑟則想到了Tagore的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not between life and death

  
  
  「亞瑟,」哼著的調子忽然暫停,丁小雨淋濕的臉在王亞瑟的面前放大,透明澄淨黝黑的眼瞳像是要望進心靈深處的對視。
  
  「為什麼要陪我淋雨?很容易感冒──你說的。」
  
  
  But 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
  Yet you don’t know that
  I love you

  
  
  聞言,王亞瑟笑彎了眼。
  
  
  
  「既然你是雨,而我──又何必撐傘。」
  
  
  
  朦朧雨中,你確定他也笑了。
  
  
  
  *
  
  
  相傳,在愛情傘底下寫上的名字,
  都是戀人──。

  
  
  王亞瑟只是噤默的笑。
  而丁小雨依舊沉思不語。
  
  
  *
  
  
  ──當日子完了,我站在你的面前,
  你將看到我的疤痕……知道我曾經受傷,也曾經痊癒。(Tagore)

  
  
  *
  
  
  暖陽過後,灰色淡調的天空宣告著瞬間的冬雨。
  
  
  看著急急忙忙開傘抵擋雨滴的人群,丁小雨唇邊只醞釀著雨天特有的溫柔。
  
  對他們來說,雨即是傘──只見證他們雨中愛情的雨傘。
  
  
  *
  
  
  「完美的愛情,既傷心又傷身──」
  
  「請讓我在雨中漫步癒療。」

  
  
  *
  
  
  The near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when I stand in font of you
  And you see my love
  
  And when undoubtedly knowing the love from both
  We can be together
  
  
    ──改寫自,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Tagore)
  
  
  *
  
  
  滴在身體上療傷的雨滴,37℃,溫暖宜人。
  
  
  同樣是下雨的冬天,同樣的淋雨,丁小雨不再哼著平常掛在嘴上的旋律。
  王亞瑟靜靜聆聽這份安寧。
  
  隔著幾小步的距離,王亞瑟盯著走在前面的身影。
  
  
  「The near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when I stand in font of you…」
  
  「And you see my love.」
  
  
  高傲的笑容沒有從王亞瑟的嘴邊褪色。
  走在前面的人,停下了腳步。
  
  
  路上的行人收起了透明的傘。
  
  
  「──雨停了。」
  
  丁小雨喃喃地說,王亞瑟走向前擁抱佇立的人。
  
  
  「屬於我的雨卻永遠不會停止──」
  
  
  體溫從溼透的衣服傳遞,溫暖的體溫讓王亞瑟與丁小雨產生了錯覺。
  
  
  (原來,冬天的雨不再是冷冽沁骨的溫度──而是
   令人眷戀的暖調。)
  
  
  *
  
  
  我將看見廣大的天空綻放屬於冬天的光彩,
  在雨季之時、
  在雨季之後。

  
  
  *
  
  
  Fin. Mayon@Rotate於081225、AM
  
  
  *
  
  
  【081225*聖誕◦°ღ†】
  
  《雨季系列》初彈:)
  
  很喜歡在雨中漫步的感覺,只是現在被禁止了。
  理由─酸雨太嚴重。
  終極一班是很久以前的戲了,最近萌上飛輪海所以從頭翻來看+
  亞瑟與小雨之間或許不需要太多言語、有對方其實就足夠了──
  
  裡面有引用Tagore的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還有一點點改寫成『世界上最近的距離』。
  
  昨日第三次模擬考結束,不知道成績會如何。
  應該會比之前進步吧?
  國文沒問題、英文OK,數學大致可以……最需要惡補的是地理與自然(生物最需要)。
  
  基測倒數破一百五十天。
  央央加油,可以拼過的吧。──這是肯定句的,對吧?
  
  題外話:D
  新專輯《越來越愛》的歌很好聽+
  (雖然網路上可以先下載可是還是想去預購XD)
  
  寂寞暴走超好聽:D
  
  Axis powers ヘタリア(APH)補救世界史超強良藥XD
  香港台灣+(開花)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not between life and death
  
  But 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
  Yet you don’t know that
  I love you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not when I stand in font of you
  Yet you can’t see my love
  
  But when undoubtedly knowing the love from both
  Yet cannot
  Be together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not being apart while being in love
  
  But when plainly can not resist the yearning
  Yet pretending
  You have never been in my heart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not pretending that you have never been in love
  
  But using one’s indifferent heart
  To dig an uncrossable river
  For the one who loves you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