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 o t a t e -
關於部落格
搬遷→http://kamelot96.blog126.fc2.com/(敖王中心)詳日記
  • 165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時間的侵蝕 6








  時間的侵蝕



  『Afferra istantaneo che,HAYATO。』
  遠望著刻著母親名字的墓碑,目光中,墓碑旁邊好像站了個女人。女人朝他靦腆的笑,一陣清風襲來,獄寺瞇起綠眸,女人的身影從他面前消失,只留下一句清柔的義大利語和他的名字──Afferra istantaneo che。

  著著黑色西裝的獄寺在風中轉過身。
  以前澤田曾經的話語猶然在耳邊迴響。

  『Non scarichi l’occasione da solo rammaricarsi。』
  標準的義大利語,和溫潤的棕色眼眸。


  (把握那瞬間,隼人。)
  (不要讓機會溜走然後獨自後悔。)

  獄寺想了想他生命中兩個最重要的人曾經給過他的話,象徵和平的鴿子羽翼劃過了天際。
  拍翅而掉落的羽毛跟著風舞。
  閉上眼,沉靜的站在他所愛的人之墓幾百公尺外。





  一分鐘 擁抱多像永久 再溫暖也到了最後
  在分岔路口 怎麼捨不得總是要 有人先走


  獄寺抓著雲雀的襯衫,雲雀用力的抱著獄寺。
  獄寺面對自己的心理問題,不知道對雲雀抱持的是什麼心理,可是他不想明白,那或許會破壞他對十代目的天平平衡,就當作是同為守護者情誼,包覆在大空溫柔之下的雲與嵐。

  午夜的彭哥列總部,獄寺房間所在的樓層總是播放著道別的喪歌,儘管每次聽到的旋律都會讓心更痛,那是讓人保持某種堅強的方法、懷念那份感覺的藉口,昏暗的走廊總會讓他想起黑暗中的他,一天又一天。巴吉爾常常用擔心的口吻關心著消瘦不少的獄寺,早晨的時間總是以繁多的任務與工作壓力來壓抑想念的思緒。

  剛結束最後一項任務的獄寺回到總部,雲雀抱住他,他不知道那個擁抱有什麼意義,獄寺清楚的明白他深愛著澤田綱吉,與前幾任彭哥列首領不同的溫柔、不同的寬容與包容,那個對獄寺來說是他唯一的奇蹟的存在的彭哥列第十代首領澤田綱吉。


  我以為我 沒有流淚 為什麼卻加倍難受
  若開口挽留 是犯了最殘忍的錯 什麼都別說


  像是在分岔路上分開,目送著澤田走向另一條路,身影漸行漸遠………直到你永遠追不上,你只能在岔路口大喊著十代目卻不曾看見他轉身向你走來的影子,在岔路口徘徊的你一直在猶豫、不能抉擇。


  你突然好想念澤田的身影,笑著唸著你的名的溫柔口吻。

  『HAYATO。』

  除了笑容以外,你覺得其實雲雀跟澤田有那麼一點相似。
  總是擋在你面前說著要保護你,只是理由不同;總是拍著你的頭說你還要變得更強,只是語氣不同;總是會在你身心俱疲時給你一個寬大的擁抱,只是體溫不同;總是讓你對他無法生氣,只是定義不同。

  你在想,有一天會不會因為太相似的身影而不小心搞錯了所愛的理由。
  會不會不小心打破平衡的人是你。
  所以你總是小心翼翼的維持著對雲雀的態度,你不敢想像天平開始搖晃的那天。


  一滴淚 歸還多少溫柔 替我留在你的胸口
  我只能揮手 怕抬頭想起你的臉 曾是我天空


  你封鎖滿溢著對澤田愛意的眼淚,卻無法阻止看見雲雀替你擋下攻擊而傷痕累累落下的眼淚,雲雀每次都會看著你說從來沒看過這麼愛哭的草食動物,然後你每次都會回他我只是把你當成了十代目而已、你這種人才不值得我哭。

  濺血的身影總會讓你想起澤田瀕死前殘破的身軀,反射性的將影像投射在雲雀身上儘管你知道他根本不會死,逐漸降低的體溫總是會令你害怕及心驚膽戰,你心中緊張的氛圍直到彭哥列醫療處的燈停止閃爍治療師親口對你講雲守大人已經沒事了、嵐守大人擔心的話可以進去探望了才能停止。



  你總是一再的提醒著自己,
  雲雀恭彌並非澤田綱吉。



  記得要過的 比我更快樂
  答應我珍惜 對的人那一雙手




  TBC.

  桃組プラス戦記萌えww
  我是祐喜受組、咲祐跟紅祐主。
  粗體是我愛過你歌詞。(Linda、黃俊憲)←其實在聽張芸京唱香水xD”
  時間的侵蝕最近更新有點慢。
  一方面打背叛者2跟桃組plus……
  背叛者進度真的是打的很低。貓子暫緩。(小聲

  04.APR 08




< !--ND IF-->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