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搬遷→http://kamelot96.blog126.fc2.com/(敖王中心)詳日記
  • 1656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時間的侵蝕 5

 

 

  時間的侵蝕

 

  『當你發現你對一個人異常在意時,在愛與不愛的模糊地帶邊緣猶豫,卻在戰鬥時升起的一股想保護的心理侵蝕著心臟,那或許是───……』

  雲雀坐在房間的大型沙發上,心情浮躁的轉著遙控器,快速變換的電視螢幕發出沙沙的聲音,眉頭深鎖的他看著迅速變換的螢幕明顯沒有心情觀看節目內容。轉了一陣子的電視倏然用力的按下CLOSE鍵,明顯遷怒的把遙控器狠狠的摔在地上。
  安靜的詭異的房間。
  雲雀噓聲,緊皺著眉用手抵著額。

  「………煩死人了。」

  ………爲什麼他要為了那草食動物心煩。
  雲雀看著因為力道過大而彈開的電池與蓋子,沒有想撿起來的心情把它踢得更遠,像逃離問題一樣。令人煩躁的心理問題。

  他不知道看著獄寺胸前掛著澤田的大空之戒對他來說有什麼好生氣的,不知道爲什麼對澤田的最後一句話死命的遵從。


  ──雲雀學長,請你…代替我好好照顧他。


  他只知道他因為他的死重重的摔傷,以自己倔強的想爬起來,反而弄得自己傷痕累累,用銳利的爪子拒絕週遭所有人的關心………就像那隻貓一樣。太自我,太逞強,太蠢。


  那天澤田主動到他的辦公室找他。
  草璧幫澤田倒了杯咖啡,澤田笑著跟草璧道謝。

  「我是欏滅家族首領的眼中釘,最近家族之間要交涉……」

  澤田話只講到一半,手撐著下顎,抬眼投向沉重的壓力,雲雀知道澤田想說什麼,不過澤田還是自顧自的繼續講下去。

  「………我或許會死。」
  棕色的眼眸裡沒有恐懼,不過知道消息後崩潰的人由然而知。

  「你想說什麼?」
  澤田聞言。
  帶出一抹笑容說雲雀學長真是等不得啊,雲雀瞪了他一眼,澤田半帶笑意的說,哪哪……雖然我想做,可是我卻沒有那個能力啊…。
  語氣有點像半帶醉意低潮男子。

  「雲雀學長,請你…代替我好好照顧他。」停頓語氣,又道:「………其實雲雀學長也……」

  接下來的話澤田沒有繼續再說。
  或許是因為兩人都心知肚明沒有再說下去的必要,又或許是再講下去他就等著被學長的拐子咬殺,澤田微笑。

  他不想要獄寺在他死後將愛繼續留給他,他不要那些亙古永恆之類的謊言…他只要獄寺過得好好的。他懂死人不需要沒有用的愛的道理,所以他不希望他帶著獄寺那顆溫熱的心一起走。

  他要他好好活著。

  這樣他死也瞑目。


  『……你想用一句話就逼我撤退?』
  雲雀記得之前獄寺跟他說過的話。
  好像是因為澤田。

  ──我懂,死人是不需要任何人的感情做陪葬品的。

  澤田啊澤田。
  這些話你自己當面對他說不是更有用嗎?

  他見過澤田最後一個表情。
  澤田像是放鬆似的閉上眼睛,嘴角帶著笑容,他跟他說了一聲謝謝。

  ………算了。

 

  獄寺在房間裡彈奏著黑色亮面鋼琴,愛護的模樣從光亮面就看得出來,那是澤田在他20歲送他的生日禮物,那是他們隱約開始交往的第一次生日。

  澤田輕輕親吻他的額頭。
  『Buon Compleannd,HAYATO。』

  隨著主人身體的動作,掛在胸前的大空之戒也隨之晃動,在高潮之後的曲子終了,獄寺闔上琴蓋趴在上面,眼神凝視著戒指。

  澤田的聲音在耳邊圍繞。
  像是輕輕趴伏在你身上,低喃細語。

  ──哪、Buon Compleannd,HAYATO。

  他突然忘記。
  忘記澤田說過的I love you so much是什麼意思。

  「………不會再哭。」
  自欺欺人的淚水從眼角滑落,侵蝕著琴面。

  ──所有人都是在欺騙我的吧。十代目?

 

  TBC.
  太太你要段考了吧!!←還在混XD
  推薦『MOTHER KEEPER伊甸捍衛者』這部漫畫噢ODO
  很老梗。可是很好看:- D
  作業也真他媽的多TDT(13張雙面考卷……
  體育老師真沒良心…星期三段考,星期二驗收什麼創意舞蹈啊…(哭了
  時間的侵蝕劇情有越來越智障、越來越沒有主題的傾向了…。(面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