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 o t a t e -
關於部落格
搬遷→http://kamelot96.blog126.fc2.com/(敖王中心)詳日記
  • 165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時間的侵蝕 4

 
 
 
 
  時間的侵蝕
 
 
 
  這個世界唯一的你
  是我擁有的奇蹟
 
  緊緊擁抱唯一的你
  無可救藥的堅定
 
 
  ──ハヤト。
  他溫暖如陽光的笑容,你早就知道不復存在,卻總是會情不自禁的一再陷入,溫柔的笑顏、溫潤的雙眼,屬於大空的包容、屬於大空的溫柔。
 
  面對他伸出來的手,毫不猶豫的緊握。
 
  觸碰到的瞬間,炫目的笑容隨風而逝。
  欲言又止的感覺,濕潤的眼框,你說你不會再哭,你沒有再哭。
 
 
 
  蒼白的天花板。蒼白的粉刷牆壁。蒼白的服著。
  蒼白的花朵。蒼白的繃帶。
 
  渲染著奪目的紅。
 
  蒼白的病床放了一箱純色的雛菊,屬名是來自雲雀恭彌。
 
 
  澤田那傢伙說什麼不能讓你追隨他
  下次再讓我看到你找死,我就咬殺你
  管澤田綱吉那傢伙是什麼彭哥列,你是什麼彭哥列左右手
  一律咬殺!
            HIBARI
 
  ──別跟我一起走,HAYATO。
    照顧好自己,就是對我忠誠。

 
  獄寺拆下剛剛護士幫他包紮好的傷口,手腕上一條條乾涸的暗紅,是你用以前六道骸藏匿的黑曜中心裡拾起的碎片刻畫下的傷口。
 
  你承認你剛剛看見那箱雛菊時想起了綱曾經帶點害怕被拒絕的情緒送給你的那朵純色雛菊,看見是屬名來自雲雀時心裡漾起了另一種感覺。
 
  你懷念綱的笑容。你也有點想念雲雀的背影。
  只是…有點想念、有點懷念而已。
 
 
  「喔呀。」
  六道骸忽略病房上掛著的暫不接見訪客的牌子,不請自來的霧氣充斥著整間病房。
 
  「獄寺君,對這個輪迴絕望了?」
  他看向你手上的痕跡,你搖搖頭,引起六道骸一陣輕笑。
 
  「澤田綱吉是你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奇蹟。」
  他異色的雙眸緊盯著你綠色的眼。
 
  藍色,如深海薄冰。
  紅色,像燃燒烈焰。
  ──就像光與影反襯的存在,奇異,卻又令人畏懼。
 
  「他包容你、接納你,讓你感受到從來沒有過的溫柔。」
 
  他的笑容他的溫柔他的關懷他的寬容他對你獨一無二的情感……都讓你深陷得無可自拔,第一個說愛你說要保護你的人──是他。
  ──是澤田綱吉,SAWADA TSUNAYOSHI。
 
  「而他卻在你面前被敵人槍殺,並且是為了保護你。」
  六道骸帶點憐憫的表情看著快要潰堤的你。
  腥紅色的黑色西裝,被貫穿的胸膛,殘破不堪的身軀──那幕景象你發誓你永遠都會記得,你第一次覺得血的味道如此的刺鼻、令人作噁。
  ………你記得的還有他最後的遺言。
 
 
  ──好好照顧自己,隼人。Ti amo。
 
 
  然後,你好像向山本那傢伙用眼神求救。
  感受徹底的崩潰,徹底的絕望。
  就像聽見媽媽身亡的消息時,一樣。
 
 
  你頭靠在六道骸的胸口,無聲的哭泣,或者該說是低低的悲鳴。
  衣料上沒有一點液體,因為你說過永遠不會再哭。
 
  六道骸像牽著庫洛姆般的牽著你的手。
  手掌與手掌之間的空隙,他放了一樣東西。
 
  ──是大空之戒。
 
  他用幻術讓你睡去之前,將大空戒指套入你纖細脆弱的手指裡,淡淡感情的親吻你的手。
 
 
  「澤田應該希望你能釋懷吧。」
 
 
  他不是不懂。
  他早就知道他會死於保護愛人的行為下。
  但是他不後悔。
 
  啊啊,就當作是,大空有些令人垂憐的浪漫吧。
 
 
 
  TBC.
 
  原來雲雀也會用驚嘆號啊!(被咬殺
  ………對不起我忍不住想吐嘈(拖出去
  前面的歌詞是「世界唯一的你」的歌詞:- D
  最近很喜歡聽張芸京唱歌:- D
  終於要死的出現一點雲獄了……(吐血
  後段又有點骸獄是怎樣QDQ(揍死人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