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搬遷→http://kamelot96.blog126.fc2.com/(敖王中心)詳日記
  • 1659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NOME 01


.其實這篇才是首篇REBORN同人!
.CP//綱獄-2759,貳七五九系列。
.10/26起稿
.我是綱攻飯的,請綱受飯的請不要雷我Q口QQQQQ
.我是獄受飯的,也請獄攻飯的不要雷我。
.獄綱絕對不準來雷我我有聲明喔喔喔喔喔喔───!!!!!
.綱獄逆不可。(淦)
.NOME=名字


【-NOME-】01


×××

 

『澤田綱吉』這個名字仔細想想,好像從來沒有從獄寺的口中說過。
他總是十代目、十代首領的說著。

追求的是十代首領尊貴下的信任,還是澤田綱吉這個人的視線?

如果澤田綱吉不再是那個『十代首領』。
那他的名字在你的口中將會是什麼?


他失去了十代首領的稱號之後,會不會連你的心一起遺失?
還是依然如故的尋求著一點的注視───

 

·NOME·


01.沢田綱吉:不再是繼承者

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澤田綱吉,你失去成為彭哥列十代首領的資格。」
「───你的名字不會再出現在彭哥列十代首領繼承人的名單中了。」
「澤田綱吉………」澤田綱吉…………………

綱吉煩躁的抓著那頂棕色的亂髮。

「───黑手黨、彭哥列………一下子說什麼十代首領…一下子又說什麼不是繼承人了…………」綱吉從窗戶看著天空,藍得很漂亮。

大空……是嗎。

其實你感受到了不少的改變。

執著著你左右手位置的獄寺隼人。
總當這一切都是遊戲的山本武。
群聚沒有理由一切咬殺的雲雀恭彌。
被關在水牢裏靠著幻覺出現的六道骸。
常常哭鬧亂發射十年後火箭筒的藍波。
一出場就會大喊極限的笹川了平。

一切的鬧劇就在現在結束了嗎?

獄寺隼人不會再恭敬到另你害怕的呼喚著「十代目!」。
山本武會當作這個黑手黨遊戲告一段落。
雲雀恭彌不會再拿著拐子找他口中的草食動物的麻煩。
六道骸不會再稱呼你「彭哥列的十代首領澤田綱吉。」。
藍波不會大哭地在家裡面胡鬧。
笹川了平不會在你身邊大喊著「極限!」。

你也該回歸從前的那個蠢綱了。
澤田綱吉。

你會回到坐在座位上偷偷看著京子的那個懦弱的澤田綱吉。
回到上課一定會被叫到走廊上罰站的那個澤田綱吉。
每天必定一嘆的那個澤田綱吉。

多久沒有重新感覺過這種平凡的生活了?


可是你卻覺得有莫名的失落感。


什麼時候習慣那種黑手黨的生活?


對著窗伸出手,緊緊一抓然後輕輕放開。


什麼都沒有………
已經,一無所有了。


綱吉有點自嘲有點苦有點無奈的笑著。


我、已經一無所有了。


02.Reborn:默許的不公平


「澤田綱吉不再有彭哥列十代首領繼承人的資格了。」
Reborn看著厚沉的棕色大門。
門另一端眾人的決議───他們不承認澤田綱吉、不需要澤田綱吉。

雖然他知道這個決議有多麼不合理。
對澤田綱吉有多麼不公平。

以後───綱吉跟黑手黨不會再有半點關係。
他只會是原本再平凡不過的中學生。


Reborn拉下帽簷。
───不過,這不是他也想要的嗎。
他不知道。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
『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
『尋聲暗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


既不能痛快地醉,又將淒涼的面對別離,這時月色浸入江水,夜空一片蒼茫。忽然聽見水面傳來一陣琵琶聲,主人竟忘了回去而客人也不想啟程。

循著聲音暗地裡打聽彈奏的人,琵琶聲停了下來,好像要說話,卻又遲疑不決。

 


或許就是這種感覺吧。
好悽涼───


如果注定會離別,那爲什麼一開始要遇見?
只是會讓心更痛而已吧。
一切都變得沒有意義。


透明酒杯裡的紅酒
倒了。

默默的把桌巾渲染成一片血紅。


03.六道骸:只是一樣工具


咕嘟、咕嘟

聲音隨著氣泡慢慢向上。

沉重的鐵鍊像蛇一樣的纏繞著。

他對任何事物幾乎要失去了知覺。

 


Vongola十代首領繼承人之一的──沢田綱吉
Sawada Tsunayoshi…………

 

腦海裡閃過的一段文字。


Sawada Tsunayoshi・・・・・・
クフフフ。


想要換取自由的代價
就是他必須得到那個人的身體。

────即使他是Vongola十代首領繼承人之一,也阻止不了他。


──「對不起。」
他應該這麼說吧。
這是他換取自由的一個策略、對不起呐。

 


失去成為首領的資格了嗎………。
──沢田綱吉。


───Gokudera Hayato?
從他琥珀色的眼眸中看見的。


忠犬哪。


04.雲雀恭弥:浮雲的本質


他不在任何地方停駐。
因為他是───『孤高の浮雲』。


雖然說他是彭哥列的雲守,但是他對彭哥列的事情一概不知也不想了解。

「哼,就只是像一群草食動物為了自保而建立起來的一個家族而已。」


他知道首領是澤田綱吉。
卻沒有效忠的意思。

 

────……孤高の浮雲,雲雀恭弥。

 

澤田綱吉已經失去成為彭哥列十代首領的資格。

哦?
失去成為首領的資格了嗎?

懦弱的草食動物。

 


「嚙殺すよ。」
咬殺。


05.山本武:流沙


「黑手黨遊戲?……哈哈哈、好像還不錯玩,呐、算我一個吧!」


一開始是因為那個總是口是心非的少年而對這個世界產生興趣的。

他總是叼著同一種牌子的菸,只要往反面想就能理解他所要表達的真正意義。

Gokudera Hayato
獄寺隼人。


現在彷彿是在茫茫的旅途中只感覺到身陷漠漠無涯的沙漠流沙中,一點一點的沉淪、一點一點的墮落───

如此的無可自拔。


06.三浦春與笹川京子:不再隱瞞

 

三浦春和笹川京子先是愣著看著與他們的秘密基地雜亂不堪的模樣。

然後視線之間,發現了那張紙條。

 


給 小春 跟 京子:

 

對不起。
……是我們有所隱瞞,並不是妳們都不懂。
對於VONGOLA的事情一蓋不知的妳們……我真的很抱歉!對不起。

對不起,京子……其實那場在並盛的比賽根本不是什麼相撲大賽,那是一場可能會讓了平大哥失去性命的黑手黨戒指爭奪戰……對不起,那麼重要的事情,可是我連半個字都沒向妳提起!我知道很不應該!是我的錯……對不起。

對不起,小春……妳常常說妳想當我的黑手黨夫人,可是黑手黨的世界並不適合妳們,我們的世界是槍林彈雨和一手的血腥,而妳們……卻是懷著單純純真心靈的女孩子啊!妳們的世界是作業與考試還有應該快樂的青春,這些是妳們原本的生活,我沒有權利去剝奪……對不起,我並不想讓妳們和我們一樣身染血腥的惡臭,對不起……


我……真的很對不起妳們!
要怪就怪我,太天真的以為只要隱瞞不說,妳們也能一直平凡的生活下去……

現在,我……已經不是VONGOLA的十代首領繼承者了…………
也許……我們可以和妳們一起回到以前的生活,也或許不行──

不過,已經到了最後,我還是不想繼續隱瞞下去了……
對不起。

  澤田綱吉

三浦春看著那張字條摀著嘴噤聲哭泣。


「…對你們來說……我們真的……都是外人嗎?………我們……是真的什麼的不懂……什麼都不知道……」

 

只對我們隱瞞……
……你們會不會太不公平了……!

我們也想要替你們分擔一些責任啊……
難道……這點希望也不行嗎……?

……綱吉…………

笹川京子默默的面對著『他們』的基地,那真的……是有『我們』的基地嗎?

瀏海蓋住了她的眼睛,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對不起。』

 

07.存在


綱吉仰頭看著萬里晴空的天空。
低下頭,深深的嘆息──


多久沒有這樣獨自一個人仰望著天空了?


從什麼時候開始,身邊圍繞著一群朋友們。
從什麼時候開始,在班上不再是孤獨一人。
從什麼時候開始,澤田綱吉不再是以前的澤田綱吉了───


什麼時候開始,已經漸漸習慣他們的存在──
變成了隱性依賴,像是天與地缺一不可一樣的存在。


……特別是他。

『狂嵐。』

 

 

 

 

『10代目。』
嘛、獄寺隼人。

像毒癮一般的存在。


08.不一樣的決心

 

「……不管你有沒有說出口………我們還是會走相同的路的………」
三浦春和笹川京子在頂樓承著風,她們也有她們堅定的決心與事物。

「…………阿綱先生,請不要把我們當成外人!即使染了一身的血腥我們的決心還是堅定不移的啊!」
三浦春顫抖用力地握住綱吉的手。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撤整個天空。


綱吉看著自己太過衝動的那隻手,緊咬著下唇。
「……小春……我們就是不希望妳們身陷危機才會隱瞞事實的啊!!如果妳們投身這個黑暗的世界的話……我們所作的一切不是全部都白費了嗎!?如果是以前……或許還可以………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啊!!我……已經不是Vongola的繼承者了……我自己的性命以及未來的路,我自己都渺茫地不知道會是怎樣……那麼妳們的性命……我更不能擔保啊!……我們並不是…真的想對妳們說謊的!」


「………對不起,我還是沒辦法看著妳們被我們連累。」
對不起。

 

 

「還是……不行嗎?……」
因為我們終究是……『外人』嘛。


頂樓只剩下三浦春跟笹川京子。


我們只是不想成為你們的負擔,難道這樣的一個希望……也不可以嗎?
還是因為我們在你們心中真的只是……『外人』而已……?

 


09.會不會一起失去

 

『我只知道我會害怕失去他的心。』

 

失去其他的什麼,他一點都不怕。
擁有所有的,卻失去了他的心──那麼、這個世界大概也不值得他留戀了吧。

 

 

什麼時候改口稱他的名字的,他不知道。


綱吉看著身邊陪著他的獄寺,輕輕搖動秋千。
「………呐,隼人。」綱吉往遠方望去。
「十代目……?」
綱吉用眼神制止,輕輕開口:「……別叫我十代目了,我已經沒有繼承資格了。」

 

「或許沒有光明正大可以生存的地方了吧。」

 

遠方的狙擊槍在陽光下反射地耀眼。
他知道他會保護他,但是他更想要保護他。


剎那間,他發現了他堅持下去的理由。


10.生存的理由

 

想要變得更強,是爲了守護想要守護的人。
想要守護的那個笑顏,是如此的炫目。

 

所以,他絕對不能輸。
他絕對會繼續生存下去───就算全世界都反對。

 

『因為我想守護你的笑容,直到永遠永遠的永恆───到我消失滅亡的那天。』

 

我會保護你,隼人。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