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搬遷→http://kamelot96.blog126.fc2.com/(敖王中心)詳日記
  • 1659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驅魔神亞】曲終人散 〔FOR M〕


除了他,我還擁有過什麼?
唯有他,是我唯一放不下。
只為他,取了個專屬稱號。

從來不想承認。
也沒承認過,承認我愛他。
很愛很愛。

從來沒有說出口。

 

那天靜靜坐在水池邊,他輕輕的踢水。
你輕輕的牽起他的手,他只是錯愕般的看著你,然後莫名的哭紅了眼睛。

「爲什麼要哭?」你只是這樣問。
「…牽著手,我們可以到永遠嗎?」語畢,他靜靜的看著水中的漣漪波動。


「Do you love me?」


伴隨著水聲,他問句的最後消失了聲音,你緊閉著嘴沉默了一會。


「愛這個詞太過沉重,沉重到有一天我們都會負荷不了,我不希望我們背負著太沉重的愛痛苦的過著,我只冀望我們會攜手直到我所認為的永恆。」

 

沒有答話。
只是哭得更兇了。

 


愛…對我們來說…真的太沉重了。
沉重到想要拋棄一切,拋棄神、拋棄世界、拋棄同伴、拋棄自我…

甚至想要拋棄我們。


沉重到無法負荷的愛。

 


那個嬌小的他。
總是默默的躲在角落舔舐著自己的傷口,卻在眾人面前表露著毫不在意的樣子。

你、是在放不下什麼?

知道會痛、知道傷口會痛、知道傷口還沒復原、知道他掀自己傷疤他也會痛…
但總是想要默默的隱忍嚥下,別讓任何人傷心難過。
別讓別人為自己擔心。
別讓別人多添一筆沉。

背上的十字已經有一定的重量,不想再讓任何人背負更多的負擔。

你知道他總是這樣想。


也許是因為曾經失去的太多,才會對所擁有的不肯放手。
這是他所擁有的執著。
他的堅持。

 

對於愛這個字,你從來沒說出口。
即使你知道他會知道你所想的。

「你…愛我嗎?」
每次他過問,你總會撇開話題。


你從來沒說出口。


心不在焉的思考著,這沉重的喜歡。
比喜歡還要喜歡的喜歡。


不想承認,那即是愛。


或許是心曾經遺失過,你對愛總抱持著避而遠之的心理。
但是你知道,眼前的人,渴望著你的一句我愛你。

驅魔人不需要任何眷戀的理由。
你總是以自己都覺得敷衍的理由來矇蔽自己的心。

 

 


Say you love me.
I only want your heart.
Please only see I.
Although, I know this is very selfish viewpoint.
But, I still hope.

遠遠地,聽見他哼著歌。

These only wishes, looking can't reach.
If there is realization of that day of, die also without regrets.

他雙手撫著胸口,蹙著眉投入了相當的心情唱著。
景象映入眼簾,你的心緊揪著,握緊著拳頭,卻又鬆開。

你知道你無法給他他所想要的。
你知道你無法帶給他更多快樂。
你知道你在他身邊他只能盼望。
你知道他知道那些盼望終不能實現。
你知道他在你身邊總是強裝著笑臉。
你知道他在你身邊總是隱藏著渴望。

你知道。
你總是認為你知道。

卻沒發現他認為跟在你身邊即使不能達成願望但也是一種幸福。
帶著苦澀的幸福。

可是他願意、他不後悔。
他願意接受那苦澀的幸福。

即使遭到全世界的反對。
只要有你的一個肯定,他就不怕。

 

Say you love me.
說你愛我。
I only want your heart.
我只想要你的心。
Please only see I.
請只看見我。
Although, I know this is very selfish viewpoint.
雖然,我知道這是非常自私的想法。
But, I still hope.
但是,我仍然希望。

 

對不起,我無法給你所希冀的。
對不起,我說不出口。

你總是抱持著這種的心態一再的迴避不能夠再迴避的問題。

 

你愛他嗎?
你愛他嗎?
Do you love him?

承認嗎?



不想承認。
不想坦率。
不想面對。

不想正視這樣的心情,對於愛,你什麼都不去想什麼都不去管什麼都不去懂什麼都不去追…
就算最後結局是讓愛從指縫間溜走。

 

不想坦白的說你愛他。
也不敢坦白。

即使知道他是深愛著你。

 

你從來都不知道什麼是曲終人散的寂寞。
你從來都不知道什麼是曲終人散的後悔。
你從來都不知道什麼是曲終人散的最後。

品嚐到了,就會覺得那是無比的苦澀。
任何事物都無法比擬的心碎。
只因為沒有好好去追。
沒有好好把握。

 

「愛這個詞太過沉重,沉重到有一天我們都會負荷不了,我不希望我們背負著太沉重的愛痛苦的過著,我只冀望我們會攜手直到我所認為的永恆。」

你用你認為偉大的方式來掩蓋不想承認的事實。
你用你認為偉大的方式來放棄可以承認的瞬間。

你認為你這樣就會覺得是為了世界而拋棄愛。
就在脫口的下一秒,他沒有答話。


從銀眸滴下淚珠。
他哭得更兇了。


落淚的那剎那,你忽然想挽回。
挽回脫口而出的那些話語。


他勉強的撐著笑臉。
「…優…你為了世界而放棄自己學會愛的權利…」
他握緊了他自己的小手。
「…真的真的…很偉大。」

聞言,你只是問著自己。


後悔嗎?
想收回所說過的話嗎?
想承認自己自私的愛嗎?

──就算如此,他也會留在自己身邊吧?
──就算不收回,他也會體諒著自己的吧?
──就算不承認,他也會依然的跟隨著吧?

 

你只是把一切一切想得理所當然。
包括他。
包括一直在你身邊他。

認為他就該理所當然的跟著你。
如此的理所當然。

認為他理所當然的,會一直跟在你身邊。
一直一直,直到你認為的永遠。

卻沒發現,想法錯了。

沒發現你的想法錯得離譜。
沒發現你的想法真的錯得非常地離譜。
離譜到有一天會讓他選擇離開你的世界。
遠離那你認為理所當然的一切。

 

沒思考過,他會不會有離開你的一天。
沒思考過,失去他會不會讓自己頹廢。

因為你總是把他的存在當作公式般的如此。
只要有你,必定會有他。
就像公式般,無可違背。

卻沒想過,如果有他離開你的那天,公式被摧毀的那天。
你該如何反應。

沒想過。
當「不愛你」三個字自他口中說出──你會不會失控。

 

 


我陪著你哭 淚水悄然落下 孤獨的兩個人
這次又是你來陪著我哭 是誰 如此溫柔


──驅魔人不需要任何眷戀的理由。
縱使他知道那是你每一次用來逃避的藉口。
傾聽後掛著的微笑,每個弧度都是用淌血的心勾勒出來的。


心很痛。
最算知道緣由心還是會痛。
很痛很痛。
刻骨銘心的痛。

 

「所剩的時間不多了…」
你緊握著手,喃喃低語。


緊握著的手,想抓住的是總是露出甜甜軟軟的笑容的那個他。

你知道這只是奢侈的妄想。
你知道你不可能生生世世的獨占他。
因為你知道你的時間不多了。
少到沒辦法完整的擁有他。

總是在快要失去手上所擁有的的時候,才會立時明白他的珍貴、他的重要。
而且那總是無法挽回的局面。

在你決定要擁抱他的時候,他也決定要對你放手──
在你決定要對他表明的時候,他已經不再爲你垂淚──
他決定要為了你忍痛放手──

 

映入眼簾。
橘髮青年輕輕攬著少年。


「喲、阿優?」
橘髮青年發現了不正常從門透露出來的光線,帶著笑意的看向來人。

只要是爲了你,要我做什麼都願意。

亞連泯著下唇,露出笑臉的看著神田。
「神田?…有事嗎?」

你愣著眼前的畫面,然後掉頭離開。


一切的一切都還記得。
我們之間渺小隱藏著的火花,燦爛的綻放。

想伸手去抓,卻有著遙不可及不可碰觸的藉口。

只有離開你。
對你才是最好的。
就經過一次狠狠的傷害,才會心甘情願的放開手。


闔上門的瞬間,透亮的淚珠奪框而出。
淚流滿面。

這次又是你來陪著我哭 如此溫柔的 是你
感謝你陪著我哭 如此溫柔的 是你

「就讓我愛你最後一次、也是傷你的最後一次…」
綁不住的眼淚,沿著臉龐滑落。
牽強的笑容,要自己目送你幸福。

不能放手去追的愛,強留只是增加彼此的思念。
那很痛很痛的思念。


拉比隱含著情緒輕拍著他的背部。


相愛的兩個人,卻不能在一起。
就像間隔了銀河,但卻不會有再相擁的一天。

就讓那份愛,埋藏在深處。
永遠永遠…
都不再去觸碰那傷口。

就在那刻上。
──永遠沉重的愛。

請記得我曾經愛過你。

 

──讓我們,深深的遺忘這份愛。
即使知道內心深處的呼喊。

 

 


你靠著牆。
晃著頭想甩去方才的畫面。

壓抑著思緒。
你無法想像,有一天他會離開你。
『神田…』
你害怕著他的下一句。

沒想過。
當「不愛你」三個字自他口中說出──你會不會失控。

 

 


夜晚的星空。
你總是擁著他仰頭數著星星。

隔著障壁,你卻彷彿聽見他的哭泣。

──「Do you love me?」
彷彿聽見他那天的詢問。

──Say you love me.
──I only want your heart.
──Please only see I.
──Although, I know this is very selfish viewpoint.
──But, I still hope.

或許放他走,對你和他才是最好的。

These only wishes, looking can't reach.
If there is realization of that day of, die also without regrets.

你只知道,
你只能給他無盡默默的抱歉。
只能給他渴望後的失落。

 

 


他緊抓著拉比胸前的衣物。
哭得比往常更慘、更兇。


愛…對我們來說…真的太沉重了。
沉重到想要拋棄一切,拋棄神、拋棄世界、拋棄同伴、拋棄自我…

甚至想要拋棄我們。


沉重到無法負荷的愛。

 

曾經擁有過。
放手時──卻是比什麼都還要來得心酸。
也許是從前失去太多,才會對手上所擁有的不肯放手──
更加無法釋懷。

雖然說我們都知道這是我們的選擇。


但就因為驅魔人不需要任何眷戀的理由。

所以我們,不能夠愛。
不能夠再愛。
不能夠再身陷下去──

 

 


你從來都不知道什麼是曲終人散的寂寞。
你從來都不知道什麼是曲終人散的後悔。
你從來都不知道什麼是曲終人散的最後。

品嚐到了,就會覺得那是無比的苦澀。
任何事物都無法比擬的心碎。
只因為沒有好好去追。
沒有好好把握。

誰的話,倏然在你耳邊響起。
你拆下他爲你束起的髮。

 

 


或許這樣的決定。
才是最好的──


你太傻了。
拉比對他這樣說。


就算這樣,
他也會繼續傻傻的愛下去。
就算最後傷的最深的會是他自己。

他綻放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有點寂寞、有點傷心──

有點痛。

 

 


想擁抱
才猛然驚覺你早已走遠了

懷念那三十六點七的溫度
和那小一號的身子

苦苦的 什麼在蔓延
漸漸遮蔽視線
浮現的是 你的笑容 你的身影 你的聲音

世上最苦的 是否就是這樣曲終人散的結果
是不是 沒有把握失去後的懊悔
品嚐後才發現是那樣的苦 那樣的澀

只因為沒有說明
沒有挽留

 

 


現在才發現眼淚的溫度,是那樣的溫暖。
也是那樣的酸澀。

閉著眼垂淚。

這是最後一次,爲了你悲傷痛苦而落淚。
往後,臉上的詛咒會代替他悲傷。
把所有痛苦往肚子裡吞,他只要大家知道──

『他很好』

這樣就夠了。
這樣就足夠了。

 

 


因為愛得太深太深了,所以才無法放手。
呐、我愛的人──

我愛的人 已不是我的愛人
在神嘲笑似的眼淚下 澆淋了理智 溼透了抉擇
心房好像也在下雨 絲絲的鮮紅混雜著 冰冷刺痛的水珠
眼神不再清澈 渾濁的像是叢林的泥沼
深深陷下
溫熱的 刺骨的 雨水混著淚水 臉頰上的到底是什麼 早已分不清
聽他或他笑說著我們 像是聽見不散的嘲笑聲
迴盪

 

 

 

沒有隆重的形式,只有淡淡單純的約束。
拉比挑了純銀式樣單調的戒,替亞連戒環內側刻著最終的心情──

 

──Arrivederci.


“This sentence is for my love.”

 

『呐、就讓我喚你最後一聲──』

 

割捨那沒有結局的愛。
約束他那細細長流的愛意,就讓那份情在單字片語下凝結。

呐。
──Arrivederci … My love.

ずっと、ずっと
…ずっと……

永遠都不要再想起──
那段不想承認的愛、那份以為亙古長流的情。
…永遠永遠……

ずっと、ずっと
…ずっと……

 

『優。』

 


黑教團外教堂厚重的鐘聲環繞,像是哀悼不能如願的戀人們的愛。
像是應景。

 

×××

 

只在黑教團的大廳上舉行的簡單儀式。

銀戒輕輕的戴進他纖細的手指。
拉比闔眼述說著情人間的情話。

悄悄從他眼婕滑落的淚珠你沒看到,輕柔的替他擦掉。


呐、隨著風乾的淚痕掩埋掉曾經深刻的記憶吧。


一開一闔的小嘴沒發出聲音的輕喃著你日文發音的名字。

 


──優。

 


讓我最後一次,喚你一聲『優』。

 

×××

 

曲子像是走完一般。
放開了牽著的手,淡然淒美的笑。

呐──
原來曲終人散是最苦澀的愛情。

只因為忘了去追。
只因為放不下身段。

 

 


End.

++Free Talk++
這篇對不起有參雜我的私心(被輾
還有小M我終於寫好了請笑納ˇˇV___V

試閱的那段刪了呀T_T
其實一開始很喜歡試閱那段的FU^口^y
不過最後對不上整篇的感覺就把他砍掉了T_T
對不起(跪

還有對不起小M你可以輾我沒關係(等死

幽劍_sword*2007/9/18 颱風假喔耶ˇ台灣不歡迎不放假的颱風蒞臨(被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