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搬遷→http://kamelot96.blog126.fc2.com/(敖王中心)詳日記
  • 1659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拉亞) 手 ♡4444HIT THANKS♡

×××

 

你靜靜躺在舊鋼琴上仰望著天空。
對著遙遙的天空、遲疑了一秒然後伸出了手。

一雙手握住了你的手。

「你在做什麼?沃克。」
冰冷的手。

她拉起了躺著的你,冰冷的看著你。
「噢…你等一下還有鋼琴課要上吧。趕快去準備,沃克。」

她拿起夾子把稍長的棕色秀髮夾起。

「……嗯…謝謝妳、彌歌。」
長期偽裝的笑臉面具、已經成為反射動作。

「嗯。快點去準備。」
她面無表情。

你回頭看著那一片湛藍的天空,你看到的是什麼?
那一片片的浮雲中,你是否有找到屬於自己的歸屬?


冷たい手に引き寄せられ 流れてゆく時を過ごし
(被冰冷雙手拉至身邊 時光就此流逝而去)
遠くを見たその瞳に 何が映っているのだろう
(凝視遠方的眼眸中 映出了什麼呢?)


灑滿月光的鋼琴,纖纖的手輕輕的彈奏。
緩慢悲傷的旋律輝映著藍色月空的靜默。

『每個人出生都會擁有一雙溫暖的手。』
『那雙溫暖的手將會成為支柱、心靈的避風港。』
『帶領你走過黑暗、帶領你走過低潮──』

「──向黑闇伸出雙手……再也無法從此處回歸了……」
滴下代表悲傷的淚,卻忘記摘下笑容面具、也忘記身邊是否有人。

她依舊冰冷的看著你。
「沃克。」平靜的語調「你最近到底是怎麼了?」

你沒有回話。
你只是在意那雙手。

「我看你好好休息一下好了。」
在紙上牽下名字「喏、你休息一個禮拜。」

用著微笑的面具送走了她。
闔上鋼琴的蓋子,趴在映照著皎潔月光的鋼琴蓋上。

溫熱的水積,你只是又痛哭了一回。


月が照らす冷たい指に 零れたのは冷たい涙
(從月光照耀的冰冷指間 滴落的是冰冷的淚珠)
見上げた空いつかの夢が 遠くで見つめている
(抬頭面對天空 遙望不知何時能實現的夢想)


或許那對你、真的只是一場夢──遙不可及的夢。


誰好聽的聲音唱著歌。
你不自覺的躺在鋼琴上、對著天空伸出手。

『嘿!躺在這裡會感冒的ˇ』
橘髮笑的燦爛的青年一雙手握緊了你的手。

那是雙很溫暖、很溫暖的手──

從那以後,你常常會向黑暗伸出雙手。
只是在也沒有那個人的出現。

那雙溫暖的手──


暗闇に手を差し伸べて ここからはもう戻れない
(向黑闇伸出雙手 再也無法從此處回歸了)
気がつけば記憶の中に 閉ざされた私が見えた
(只要察覺到就能在記憶中 找到被封閉其中的我)


「我想去相信、總有一天會見到那雙手的主人──」
手伸向天空、用指間的細縫看著廣大的空。

「……世界也只有這麼小………」
低低的呢喃,收回手放在頭後。


冷たい手に引き寄せられ 流れてゆく時を過ごし
遠くを見たその瞳に 何が映っているのだろう
月が照らす冷たい指に 零れたのは冷たい涙
見上げた空いつかの夢が 遠くで見つめている


你想著夢中好聽的歌謠。
卻莫名悲傷契合的歌詞。


『別以為世界有多大。』
『他只是像玻璃珠一樣的小。』
『想逃也逃不了、想遇便遇得到。』


是啊。
世界也只有這麼小。
我相信一定遇得到的。


信じていたい あなたが来るのを いつの日かここで巡り合うまで
(我想去相信 你一定會來 總有一天會再度重逢)
感じていたい 時が止まるまで 温かい手で私に触れて
(我想去感受 直到時間停止 用溫暖的手撫摸著我)


「我是拉比、幸會。」
禮貌地欠身。

視線從成束的天堂鳥移到他身上。


暗闇に手を差し伸べて ここからはもう戻れない
気がつけば記憶の中に 閉ざされた私が見えた
信じていたい あなたが来るのを いつの日かここで巡り合うまで
感じていたい 時が止まるまで 温かい手で私に触れて

『唯一的信念──只需要去相信。』
『亞連,你有無比相信的事物嗎?』
『這將會是你所擁有活下去的信心和希望────』

「幸會。」
禮貌的笑了笑。

他看了看你「亞連.沃克?」然後笑了笑。

「我好像曾經握過你的手──」

你只是愣愣了一下。
他尷尬的笑了笑「嗯──沒什麼,聽陸小姐說沃克少爺最近不太舒適……所以請我來講故事。」

「說書人?」你疑惑的問。

他傻傻的抓亂了橘色的髮「你想這麼說也是啦……」


不想聽你講故事…
我只想要你再唱一遍那首歌。

你只是默默的想。
靜靜的思念被困在牢籠中,是他解放了。

Lavi
說書人──Lavi

你曾經一直在追逐那雙溫暖的手的主人。
追逐一個輪迴、追逐一首歌、追逐一雙溫暖的手,就算刻劃了傷痕依然要追尋。

一個說書人,一個少爺。
一個青年,一個少年。

交纏著的、是什麼?
故事輪輪迴迴、只求一個結局。
思緒交纏,為的又是什麼?

閉上銀盼,你什麼都不想想。
既然心已有了波動無法回歸靜止的那時,那就不要拋棄、總會有包容的地方。


硝子の檻に囚われていた 溶けない想い傷ついたまま
(被囚禁在玻璃牢籠中 無法溶解的思念依舊帶著傷痕)
戻ることない暗闇の向こう 光は差しているだろう
(無法回歸的黑暗彼方 將會有光芒照耀吧)


他輕輕抱著死也要窩在他懷裡聽故事的你。
「……最後、蒼幫末柒實現了他的願望……亞連,故事說完了ˇ喜歡嗎?」

「嗯,喜歡。」其實你一個字也沒有聽進去,你只是靜靜的凝望著他說故事的策臉。
風吹亂了書頁,你的目光停在故事的標題。

『No.59 橘色(Orange)。』

發現你的目光,他溫暖的大手弄亂你的髮。
「想聽這個?」

你沒有答話,只是輕輕的點頭、輕到不易發覺。

「嗯ˇ那我就講『橘色』的故事囉ˇ」
他知道你輕輕的點頭,然後開始翻開書頁,你意外的格外在意這個故事。

×××

英國一個富豪,有個非常非常大的豪宅。
某一個地方,有個連接不一樣的世界的階梯。
它通往的地方──是一個叫做『色彩』的國度。

那個國度裡,充滿著五言六色的色彩。
每一個顏色,都有專屬的精靈、那邊只有女王沒有國王。
女王是控管『白色』的精靈──愛非。
『白色』是一種純淨無暇、卻又讓人害怕消失的顏色。
但是女王卻愛著它的純淨、它的虛幻、它的無暇──

某天愛非卻發現。
她好像缺少了一個顏色。
很溫暖、很溫暖……像太陽一樣的顏色,她決定要出去打撈這個顏色的消息。

女王長得非常漂亮,有著一頭長長的白色秀髮、湛藍色的漂亮眼睛。
笑起來卻稚氣滿點。

她穿著一般人類的裝扮,經過豪宅,貼近了人間。
她遇見青年。
他給人的感覺──是活潑、樂觀、溫暖、體貼。

那青年擁有著橘色亮眼的髮。
愛非對那顏色非常的執著渴望。
她知道,她缺少的就是這抹橘。

她卻沒發現、她不自覺的被橘色吸引──深深地、深深地。

×××

「…所以,最後愛非女王找到了她追逐的那個顏色了ˇ」
他燦爛過頭的笑著看你。

「………最後…愛非有沒有得到那個顏色?」
你抬起小臉問。
收緊了手。

他握住你的手「看起來愛非好像愛上了那青年,可以說有也是可以說沒有──」

「…如果那個青年不願意成為顏色的守護精靈,可是因為她愛他,所以她會讓他走,而她會繼續在人間尋找到渴望的顏色、神一定會再放下另一個溫暖的顏色,溫暖的包圍守護精靈──」

因為她愛他。
所以她會寬容的放他走。
即使心理有再多再多的不願──因為她愛得太深太深了。
強留的愛情不會有快樂。
你知道。

你是不是也在尋找著。
尋找著那雙溫暖的手──
你不知道當那雙手的主人拒絕的時候,你會不會放下自私自己離開。
還是從現實逃離…?

但是你知道,以前的你因為逃離現實,你失去了太多東西……

你失去了愛你的養父。
那刻骨銘心的傷痛。


きっとまた零れる光 温かく包んでくれる
(光芒一定會再次落下 溫暖的包圍著我)
現実から逃げようとして 大事なもの見失ってる
(因為從現實逃離 而遺失了重要事物)


你看著手錶。
早上九點二十。

「哎…」你輕輕嘆息。
今天是第三天了,拉比來過的第三天。

他每天會在下午三點準時打開你的房門,手上總拿著舊舊厚重的故事全集,然後用極燦爛溫暖的笑容大聲的『亞連ˇˇ說故事時間到了ˇˇˇ』

他發現你討厭『少爺』這兩個字,他叫你少爺之後你有點陰沉的側臉讓他明白。
他尷尬笑笑的問你要喚你什麼,你只是賭氣的嘟起嘴別過臉不想理他。
傻笑著搔搔頭『阿阿阿──那我就叫名字囉,亞連?』

你回想著,然後朝著天花板伸出手。
「我只是想……聽聽看被喚名字的感覺……」
你厭惡『少爺』這個名詞、你討厭大家都稱呼你『沃克少爺』──
你總是咬著牙在心裡忿忿的低喃『──難道我沒有名字嗎……我的名字不是沃克少爺……我叫做亞連、亞連……』

閉上銀盼,呼了口氣。
手撫摸著心臟跳動的胸口。

「……這就是被呼喚名字的感覺?」
再次伸出雙手、你倏然發現,你渴望著一雙手再次緊緊握住你的手。
略比你高出一度的手、那雙溫暖的手──渴望著再次感受……


信じていたい あなたが来るのを いつの日かここで巡り合うまで
(我想去相信 你一定會來 總有一天會再度重逢)
感じていたい 時が止まるまで 温かい手で私に触れて
(我想去感受 直到時間停止 用溫暖的手撫摸著我)


你躺在紅色絨沙發上睡著了。
他靜靜的幫你拿了毛毯蓋在你身上。

「硝子の檻に囚われていた 溶けない想い傷ついたまま
 戻ることない暗闇の向こう 光は差しているだろう
 きっとまた零れる光 温かく包んでくれる
 現実から逃げようとして 大事なもの見失ってる」

溫柔溫潤的歌聲。
是你夢裡熟悉的歌謠。

你睜開眼,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那鮮明的顏色。
看著他的側臉、你想到了什麼?
凝視著的眸,倒映出他的臉。

「我好像曾經握過你的手──」

是阿、世界就只有這麼小。
你握住他的手,只是靜靜的說了一句。

「……等待、等很久了…」
然後眼淚佔據了眼框,他默默的看著你哭。

握緊了手,不願再放開──
冰冷的手、擁有了暖和的溫度。
──因為你握住了他那雙手、渴望希冀很久的那雙手。


冷たい手に引き寄せられ 流れてゆく時を過ごし
(被冰冷雙手拉至身邊 時光就此流逝而去)
遠くを見たその瞳に 何が映っているのだろう
(凝視遠方的眼眸中 映出了什麼呢?)


他說你很虛幻。
好像很容易消失。

你說他很溫暖。
猶如他的那雙手。

從你碰觸到他的那雙手時、你好像收起了傷痕累累的羽翼。
你只想一直依賴著他,你喜歡牽著他的手。
他常常問你為什麼。
你只是半瞇著眼,拉開笑臉的道。
「因為很溫暖阿。沒有為什麼。」


你像以前一樣,躺在舊鋼琴上。
接觸冰冷的蓋面,向上伸出了雙手。

他會笑笑的握住你伸出的雙手。
「你要的手在這……」


沒有為什麼。
你仰望著他的臉和他背後的天空。
你銀灰色的眸映出了那片藍和他──還有緊緊相扣的兩雙手。


何が映っているのだろう
(映出了什麼呢…)


彌歌最近不像以前一樣冷著臉。
反而笑笑的看著你,也換稱呼你亞連。

「你似乎找到了你渴望的東西。」


冷たい手に引き寄せられ 流れてゆく時を過ごし
遠くを見たその瞳に 何が映っているのだろう

月が照らす冷たい指に 零れたのは冷たい涙
見上げた空いつかの夢が 遠くで見つめている

暗闇に手を差し伸べて ここからはもう戻れない
気がつけば記憶の中に 閉ざされた私が見えた

信じていたい あなたが来るのを いつの日かここで巡り合うまで
感じていたい 時が止まるまで 温かい手で私に触れて

硝子の檻に囚われていた 溶けない想い傷ついたまま
戻ることない暗闇の向こう 光は差しているだろう


きっとまた零れる光 温かく包んでくれる
現実から逃げようとして 大事なもの見失ってる

信じていたい あなたが来るのを いつの日かここで巡り合うまで
感じていたい 時が止まるまで 温かい手で私に触れて

冷たい手に引き寄せられ 流れてゆく時を過ごし
遠くを見たその瞳に 何が映っているのだろう

何が映っているのだろう


──他那雙溫暖的雙手、溫柔的包覆著你…

 

Fin.

→後記:
    追逐這樣(謎)
    彌歌來鬧這樣(靠)
    對不起有拖到…還是謝謝長期來踩HIT的朋友(噴淚)
    愛你們。(揍)
    BGM:hack//G.U. 主題曲 やさしい両手

    幽劍_sword*於2007/8/25開學倒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