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 o t a t e -

關於部落格
搬遷→http://kamelot96.blog126.fc2.com/(敖王中心)詳日記
  • 165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飛輪海,亦亞】越來越愛

  
  越來越愛
  版權:飛輪海-Fahrenheit
  CP:亦亞(辰亦儒×炎亞綸)
  
  *
  
  『邁入第三年了──』
  
  瞇起充滿笑意眼,掛在牆上的日曆一天一天的改變數字,長久累積的事情都變成了習慣,偷偷嘆了口氣──習慣,是很可怕的事呢。
  
  習慣了,有你在左右。
  ……可是卻倒也不是壞事。
  
  *
  
  
  炎亞綸把玩著手上的2009年曆記事本,雖然不常使用這種東西也義務似的在十一月十日標上了辰亦儒的二十九歲生日。
  
  思考了一下順道也把汪東城跟吳尊的寫上。
  其他的事,都讓它船到橋頭自然直吧。
  
  時間也過的很快,從他們組合開始已經邁入第三年紀念了。
  想著以前的事,就算有不快樂也是唯一的、專屬的、我們共同的回憶。
  
  
  偷偷從浴室走出來的辰亦儒狡猾的搭上思想放空的炎亞綸,後者驚嚇的往後靠,翻翻白眼瞪著臉上還掛著一點點水珠的人。
  
  「辰亦儒你想嚇死人啊!」
  
  對方不管有沒有生氣都寫滿了笑意的眼睛看著他,炎亞綸也只好癟癟嘴放棄自己單方面的生氣。
  
  「在想什麼?」
  
  「……給你猜。」
  
  辰亦儒用搭在炎亞綸肩上的手環住他的脖子,潮濕的髮貼在炎亞綸臉頰上,弄得他有點癢。
  
  趴在沙發背上的人等著坐著的人開口。
  辰亦儒瞇著彎彎的笑眼,依他的了解,炎亞綸想說的自然會自己說,勉強也沒用。
  ──這小孩很難搞的。
  
  「……我在想這些年的事。」
  
  辰亦儒不語,等他把想說的說完。
  
  「有好的、壞的,辛苦的、快樂的回憶……很多很多……不過就算是再怎麼不堪的,也都是專屬於我們的,對吧?」
  
  炎亞綸仰頭看著上面的人,依舊是那雙總是在笑的眼睛。
  辰亦儒俯身輕輕親吻炎亞綸的額頭。
  
  「嗯…It’s only belongs to us.」
  
  「……烙什麼英文啊……」
  
  炎亞綸好笑的看著笑得燦爛如春的辰亦儒。
  
  
  *
  
  沒跟你說的是,越來越依賴。
  擔心你不在,整個世界就不對。
  
  ……越來越愛。
  
  *
  
  
  「欸,辰亦儒。」
  
  指針寫著半夜一點二十七,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無法入眠索性呈現大字型的炎亞綸看著還掛在電腦前面的辰亦儒。
  
  「……嗯?」
  
  對方明顯心不在焉的答話。
  
  「……你不睡嗎?」
  
  一鼓腦坐起身的炎亞綸拉著棉被把自己縮成一團,辰亦儒好笑的看向那團生物,拿下休息時帶的粗框眼鏡。
  
  「睡不著?」
  
  炎亞綸點點頭,辰亦儒滑著他的椅子到他身旁。
  辰亦儒慣性的拍拍炎亞綸的頭,說一些又老又舊每次都會被炎亞綸吐嘈的故事,唱唱歌哄他睡覺。
  
  炎亞綸睜著亮亮的大眼睛,頭靠著辰亦儒的胸膛。
  突然發現睡不著被他哄著入睡已經成為習慣,習慣屬於春天的溫度、習慣他輕輕拍頭的節奏、習慣聽他講一些無聊卻讓人感到很溫馨的故事……有些事,在一分一秒之間逐漸成為了慣性。
  
  「…吶,亦儒。」
  
  辰亦儒輕輕的嗯了一聲。
  
  「………越來越依賴你了,怎麼辦?」──總是習慣,有你在身旁。
  
  
  辰亦儒笑著說,那就把整個我借給你依賴。
  炎亞綸帶著濃濃的鼻音說,或許你一輩子都要不回去你。
  然後被辰亦儒嘲笑說不要那麼容易感動,而我就借你一輩子都不用還沒關係。
  
  
  炎亞綸不滿的鼓起臉頰,辰亦儒敷衍的賠罪拍拍他的身體繼續哄他入睡。
  
  
  *
  
  有沒有注意到?
  你左邊多了另一種頻率的心跳。
  
  *
  
  
  炎亞綸站在騎樓下旋轉透明傘──是辰亦儒受不了炎亞綸常常淋成落湯雞的跑回住所,每次都像媽媽一樣唸唸他還是不聽只好無奈的幫他把溼透的頭髮擦乾換上乾淨的衣服,趁著逛街的時候邊唸邊幫他買下這支傘,其實他們都知道──寫在辰亦儒眼中的寵溺。
  
  炎亞綸遮不住嘴角的微笑,前幾分鐘他Call辰亦儒說下雨了來接他。
  辰亦儒忍不住在電話那頭翻翻眼,唸你明明有帶傘走路回家就好啦──電話裡傳來鑰匙互相撞擊的聲音,炎亞綸加深了嘴角的笑意。
  
  
  『等你喔,你不來我會死掉。』
  
  『好啦好啦,笨小孩。』
  
  
  漸漸依賴,然後形成了習慣。
  每個牽手、每個呼吸、每個接吻、每個有你接送的下雨天……,
  一切一切都變成了過於嚴重的依存症;甚至連一分鐘多少下的心跳也成為規律。
  
  漸漸依賴,然後越來越愛。
  越來越愛的是,春天的溫柔──只為了溶化結雪的冬天。
  越來越愛的是,春天的寵壞──只為了看見最後一支梅。
  
  
  越來越愛的,是名為春天的Sunshine Boy。
  
  
  偷偷放在你左邊的我的心臟系統,你看到了沒?
  請幫我好好保管它。
  
  距離簽收退回的日期還有一段不短的時間──它叫做永恆。
  ……現在,就寄放在你那裡囉。
  
  
  *
  
  ──失去了平衡。
  
  當時間走到這一刻,都笑了。
  
  *
  
  
  半夜十分,炎亞綸爬上屋頂吹風看星星。
  天空的雲把反射陽光的月遮著,喝著剛剛泡的熱飲,找個角落坐下。
  
  吹著冬天的風,炎亞綸拉拉身上不厚的衣服,輕輕的哼起歌。
  辰亦儒打開通往頂樓的門,偷偷走到炎亞綸背後幫他蓋上外套。
  
  「亦儒?」
  
  炎亞綸睜著眼,大概是沒猜到會被辰亦儒發現偷跑出來看星星。辰亦儒蹲下用頭抵著他稍嫌冰冷的額,然後順手把炎亞綸攬進懷中。
  
  「幹麻不穿多一點?」
  
  炎亞綸笑著問說你會擔心啊?
  辰亦儒只是像個小丑拼命猛點頭。炎亞綸笑著比自己大的幼稚鬼。
  
  辰亦儒從口袋摸出暖暖包貼上炎亞綸的臉頰。
  唸著他不懂得照顧自己、明明都冷到發抖了……炎亞綸頭靠著只靠一張嘴碎碎唸卻是把自己寵壞的罪魁禍首──辰亦儒。
  
  
  
  
  
  
  
  
  
  
  
  
  
  
  這、就是幸福吧。
  
  
  
  
  
  
  
  
  
  
  
  
  
  
  「你會擔心?」
  
  「當然會啊。」
  
  炎亞綸瞇著笑彎的眼,享受著比自己高的體溫。
  小小聲的咕噥有辰亦儒就夠了,什麼都不必自己來。
  辰亦儒挑挑眉看著縮在自己旁邊的炎亞綸,開玩笑的問。
  
  
  
  「越來越愛我了?」
  
  「對啊,越來越愛你了。」
  
  
  
  辰亦儒故意擺出厭惡的表情罵他少來。
  炎亞綸只是哈哈笑,也沒再說什麼情愛。
  
  
  
  ──可是手卻都互相收緊。
  
  
  
  *
  
  要漫步多少旅途 我們都心裡有數
  比誰都清楚 一定走到幸福

  
  
  握住擁有對方體溫的手掌,大手包著小手。
  ──一起前進,with you。
  
  *
  
  
  晚上十點四十六。
  炎亞綸伸伸懶腰往後靠,台北的街頭在車窗掠過。
  
  看看駕駛座上的辰亦儒專注的開車,看膩了景色的炎亞綸索性盯著辰亦儒看。
  從一開始慌慌張張的青澀告白到現在有多久了──忘記了,炎亞綸自嘲的笑笑,反正親親、抱抱、牽手、做愛……日子一天一天過,迄今。
  
  
  
  
  
  
  不是不在乎相愛週年紀念,
  只是有你在的每一天──都是值得紀念的日子。
  
  
  
  
  
  
  不過這種肉麻的話,炎亞綸才不會跟辰亦儒說呢。
  很彆扭的。
  
  
  「重新愛上我啦?不然幹麻一直盯著我看。」
  
  辰亦儒充滿自戀的口氣把炎亞綸的思緒從九霄雲外之間拉了回來,炎亞綸意識過來哈的笑他一聲而後壞心的補上一句你少自戀了辰亦儒。
  
  炎亞綸偷偷用眼角餘光瞄著辰亦儒,只看到他一臉大便的繼續開車。
  
  
  「……好啦好啦,對不起嘛。」
  
  「哼。」
  
  
  欸,辰亦儒你很難搞喔。
  
  
  炎亞綸小朋友正煩惱著怎麼讓現在一臉不爽的人氣消。
  
  
  「好啦……我重新愛上你了,行了沒?」
  
  「不行。」
  
  「亦儒……」
  
  
  辰亦儒看著旁邊努力裝可憐的炎亞綸,嘆氣。
  而炎亞綸看到辰亦儒的反應馬上收起剛剛的表情掛上一百零一號的大大笑容,趁著紅燈之際,小小的手覆蓋上辰亦儒較大的手。
  
  
  辰亦儒看著炎亞綸假裝看著車窗景色的表情偷偷的笑了。
  
  
  
  『欸,亦儒……』
  
  炎亞綸第一次用自己的小手包住辰亦儒的。
  
  『我們會、一起前進的吧?』
  
  『嗯,Only with you。』
  
  瞇起總是彎彎的笑眼,另一隻空著的手蓋在他的上面。
  辰亦儒低頭親親炎亞綸的額頭。
  
  
  不可以丟下我喔,永遠都不行。炎亞綸說。
  嗯,這是給你的保證──印在額頭上的親吻。辰亦儒說。
  
  
  *
  
  每一場淋過的雨 每一場看過的晨曦
  讓我牽著你手慢慢收集
  明天離幸福還有幾步 這一刻我們都 心 裡 有 數

  
  *
  
  
  貳零零玖年壹月貳日。
  新專輯《越來越愛》發行。
  
  
  *
  
  
  鴿子和平的在窗戶外的天空翱翔。
  炎亞綸依舊無聊的翻看著2009年曆記事本。
  
  瞇起充滿笑意眼,掛在牆上的日曆一天一天的改變數字,長久累積的事情都變成了習慣,偷偷嘆了口氣──習慣,是很可怕的事呢。
  
  
  怎麼辦,習慣了,有你在左右。
  怎麼辦,習慣了,你心跳頻率。

  
  
  
  
  
  
  
  
  怎麼辦,習慣了,就越來越愛──
  
  
  
  
  
  
  
  
  越來越不能逃離有你的世紀。
  沒有你,整個世界感覺都不對。
  
  
  
  
  
  
  
  
  *
  
  離永遠還有幾步 我們在心裡面倒數
  因為你 眼中藏著未來的地圖

  
  *
  
  
  辰亦儒拉著手中的風箏與天空拔河,炎亞綸坐在旁邊的草地上看著比自己大的幼稚鬼,都笑了。
  
  啊。
  辰亦儒看著卡在樹上的風箏,尷尬的搔搔頭。
  
  炎亞綸看他困窘的模樣沒同情心的笑了起來。
  
  
  「幹麻?想事情?」
  
  辰亦儒走到炎亞綸旁邊坐下,看著心不在焉的他。
  
  
  「嗯…你記得嗎?你說過要把你借給我一輩子依賴。」
  
  「記得啊。」
  
  
  又瞇起含著笑的溫柔雙眼。
  炎亞綸偷偷的笑了。
  
  
  拉起辰亦儒的手對著手機比著愛心搞自拍,有點靦腆的笑著說越來越愛。
  
  
  *
  
  
  習慣了,有你在左右。
  習慣了,你寵膩的態度。
  
  習慣了,越來越愛你的我。
  
  
  *
  
  
  
  
  因為習慣,反而越來越愛。
  
  
  雖然我們都心裡有數。
  
  
  
  
  *
  
  
  『怎麼辦,我越來越愛──』
  
  『那麼,就請繼續越來越愛吧。』
  
  
  
  拉起手,輕輕在手背上留下永遠忠誠的印記。
  
  
  
  對上的依舊是那雙你溫柔含水的眼。
  溶化結雪冬天的春天。
  
  
  
  
  Sunshine,永遠的,越來越愛的。
  
  
  
  
  *
  
  
  Fin. Mayon@Rotate於090101、PM
  
  
  *
  
  
  首先先慶祝明天新專輯《越來越愛》發售XD。
  順便謝謝羽柔幫我簽到名……二十八號不能去真不好意思。(鞠躬
  再來就是一月三號,請柏克萊(選字啦)在鈴音(無關|||)的保佑下可以準時在二號收到三號可以殺去……雖然當天我可能冷到不想出門|||。(混帳|||
  
  終於寫了亦亦跟亞亞的:D
  有種莫名的充實跟感動……:@(點很莫名其妙
  雖然這篇從去年寫到現在……(這樣講很奇怪
  從貳零零捌拾貳月參拾壹日傍晚寫到貳零零玖的壹月壹日晚上──我就這樣欠著債跨年了!(下可
  
  最後想補一句:幹 我沒梗了。(沒品
  
  原本裡面有加亞綸跟亦儒告白的片段,
  可是頭昏腦鈍鈍打出來整個在搞笑……OTL,唉我做人太失敗了|||。(?
  
  Take#01 – 失敗的告白片段
  
  『欸,你知道的吧?』
  『知道什麼?』
  『──……我喜歡你。』
  
  
  想起來當初青澀的告白,炎亞綸真的很想大聲嘲笑自己一番。
  明明大家唱KTV唱得興高采烈,突然就把汪東城跟吳尊之類的酒肉朋友丟下拉著辰亦儒的手往外逃。
  
  而辰亦儒聽完他無厘頭的告白只是先回他一句,你們在玩真心話大冒險麼?
  炎亞綸當場很想扁辰亦儒。
  
  
  ……對不起亞綸請先扁我。(等著被揍
  
  
  Take#02 – 睡覺皇帝大(不是這樣

  
  炎亞綸趁著假日打算賴在床上戴著耳機聽歌補眠。
  老早就爬起來弄早餐的辰亦儒從房門口看趴在床上明顯想睡過一餐的炎亞綸無奈的搖搖頭,推開門坐到後者的床上。
  
  「亞綸,太陽都曬屁股了。」
  
  「……那就給他曬吧。」
  
  辰亦儒伸手惡意的弄亂炎亞綸的頭髮,後者唔了一聲繼續尋找周公。
  這傢伙真的打算睡到中午……辰亦儒朝著找到周公的炎亞綸翻翻白眼。
  
  準備出去整理房間的辰亦儒手被拉住,睡著的炎亞綸莫名其妙的把辰亦儒拉得躺在床上,然後捉住手臂不放。
  脫不開粘著自己睡著的炎亞綸辰亦儒只好看著貼滿螢光星星的天花板。
  
  「不起來吃飯?」
  
  「睡覺比較重要。」──是夢話吧?
  
  
  ……對不起我在家冷到腦袋結凍了。(謝罪
  
  
  放完連假就死定了:@
  基測!!!充滿惡意的基測!!!
  
  ……多希望明天就考基測啊。(掩面
  早死早超生嘛……(掩面II
  
  
  洛克昂:已經……來不及了。
  
  
   ↑喂不要跳痛到鋼彈去!!!!
  
  
  然後老套一下,大家新年快樂:D     (靠我簡訊塞車(沒人想知道
  ……請祝我零玖年熬出頭……OT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